本家在此 http://blog.yam.com/arashi1213

我們辦公室發生的事
※此為寓言故事※

我們辦公室是某間歷史悠久的大學公關室,而我只是其中小小的職員。
對於上頭那些公務人員的派系鬥爭、權力角力不太想沾邊,
只求把自己分內的工作在「該完成」的時間內完成,迅速解決之後脫手。

以下是某天傍晚,我跟隔壁座位同事的對話。

「欸!你看!主任開始回E-mail了耶,天大的消息。」
「哪個主任?」
「就是那個黑心主任呀。」
「喔~你說那位今年年初就任,說得多好聽說要改革公關部,結果到現在都年底了沒經手幾個案子那個主任嗎?」
「對呀,瞧你說得連珠砲似的,當心被他聽到。」
「拜託,當初我們位子就坐在他正前方,說什麼話不是都被聽得一清二楚,結果咧?他有改嗎?沒有啊。」
「印象中他剛上任時說要做的案子還拖了兩個月不是嗎?」
「三月還是五月的事情,我忘了。那你剛剛說那個回E-mail是什麼。」
「他不是一開始說為了要方便上下"溝通",才開始用E-mail的嗎?」
「對呀,結果所謂的溝通只是發號司令而已,說現在要幹麼現在要幹麼,還放話說有問題問他才不會回咧。」
「反正他只把消息丟出來,辛苦都我們在辛苦,一下要敲時間、一下要敲行程。」
「然後最近他不是又發新聞稿了嗎?」
「噢噢,對,他發了,而且沒幾家媒體有興趣,這次記者會回覆大概只有5封吧。」
「真是悲慘的記者會,以前黑心主任鋒頭上的時候開記者會有100封回函耶。」
「所以說他現在開始回E-mail了嗎?也難怪。」
「以前我們敲鍵盤敲得要死的萬言書他都不回,現在連記者的ABC問題都每封的回,真是一日河東一日河西呀。」
「就算每封都回,其實也沒幾封呀。」
「也是…不過他這次跟通識中心合辦那個活動實在令人很吃味。」
「明明知道通識中心人很多,光是隸屬的外聘老師就超過五十位,真不愧是黑心主任。」
「那只是利用別人現成的東西而已吧?!」
「就像二次金改的銀行小併大那樣,把別人的東西併進自己的版圖那樣?」
「最好他有那種本事。」
「拜託,他做的案子可能在當初我公關學的畢業製作老師那邊就被當掉了吧。」
「可以生存就好,他哪管那麼多。」

在路燈亮起來的魔術時刻,天空看起來是幻彩的靛紫。
苦命的我依舊KEY著明天要呈交的行程表。
這是我,與我認識的黑心主任的故事。

發表留言

 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
引用 URL

Copyright © 高山嵐之雲深不知處. all rights reserved.